kb2app

管家芬姨走进来,看到戴宁手上的床单,便赶紧上前一把夺了过来!

被突然夺走手上的脏床单的戴宁,不由得愣了一下!

戴宁抬眼迎上管家芬姨的眼眸,只见她眼眸中一阵紧张。

“大少奶奶,您怎么还亲自动手了呢?这些事情让她们来做就好了。”管家芬姨赶紧收回了眼眸中的紧张,然后脸庞上堆着笑对戴宁道。

“以前这些事情都是我领着她们做的,她们做妈不太放心。”戴宁笑道。

管家芬姨却是道:“太太已经吩咐我了,好多事情都不要大少奶奶您亲力亲为了,尤其是二少爷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了,大少奶奶您去忙自己的就行了。”

听到这话,戴宁不由得拧了下眉头,感觉今天管家芬姨哪里不太对劲,但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这时候,管家芬姨看到戴宁站在那里不动,便赶紧用叱责的语气对身后的两位佣人道:“们是干什么的?还不赶快收拾,记住以后二少爷的房间们收拾,不能让大少奶奶亲自动手知道吗?”

“是。”那两名佣人赶紧应声,然后上前开始更换床单。

见状,戴宁便默默的退出了路一帆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戴宁坐在床上,感觉异常的不舒服,难道路一鸣走了,路母已经吩咐管家开始全方面的排斥自己了吗?

想到这里,戴宁不由得扯了下嘴唇,心里苦笑着。

千寻michi纯净而迷人

她都已经决定要走了,何必还要如此呢?

这天晚上,戴宁辗转反侧的睡不着,鼻端闻着带有他的气息的枕头,戴宁顺势将枕头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路一鸣走的时候说这次的谈判会很艰苦,所以手机都会关闭,戴宁不必给他打电话,等到合适的时候,他会打电话给她。

戴宁盘算着路一鸣早已经到了香港了,到了那边后,他要赶往酒店,大概还要了解谈判的进程,所以应该没有时间给自己打电话。

躺在床上,戴宁的脑海里如同幻灯片一样不断的闪现她和路一鸣从认识到相爱的一切场景……

翌日一早,戴宁穿戴好后,便下了楼。

戴宁走进餐厅,路父和路母已经坐在了餐桌前开始用早饭。

“爸,妈,早。”戴宁向路家二老大招呼。

“坐下吃饭吧。”路父抬头笑道,而路母则是只给了她一个眼神。

这时候,戴宁便道:“爸,我吃不下。妈,我大哥来电话说我妈身体不舒服,我今天想回家一趟。”

听到这话,路母一皱眉头,而路父则是关心的问:“亲家母身体没什么大碍吧?”

“哦,只是些老毛病,没什么的。”戴宁回答。

下一刻,路父便道:“那赶紧回去吧,芬姨,让司机开车送戴宁回去。”

“爸,不必了,我坐火车回去就好,我已经买了票了。”戴宁婉拒道。

“既然已经买票了,那就让她坐火车回去好了。一会儿不是要出门吗?我约了朋友去逛街。”路母这个时候插嘴道。

路父点了下头,便道:“那就让芬姨给亲家母带一些补品回去,也算我们的一点心意。”

“是,老爷。”管家应声后,便赶紧去准备了。

这时候,路母则是交代戴宁道:“什么时候回来?”

闻言,戴宁便道:“晚上回来。”

戴宁不想再在路家多做停留,她打算看完了母亲和大哥,今晚再在路家住一晚,明天就做最早的一班列车去一千公里之外的地方,估计以后再也不会回江州了。

这时候,路母便道:“记得早点回来,不要再外面过夜,不安全!”

说这话的时候,路母还专门的端详了戴宁一眼。

“是,妈。”戴宁感觉路母端详自己的那一眼有点古怪,平时路母是没那么好心这么关心自己的,不过大概也是因为路一鸣不在,自己万一有什么不妥,她不好向儿子交代吧?

得到了路父路母的允许,戴宁便出了别墅,手里提着两手盒补品,都是海参和燕窝之类的补品,在这一点上,路家父母还是很大度的,这大概就是豪门和普通家庭的区别吧?

早饭后,路母便拉着管家芬姨道:“说这一鸣前脚刚走,她就说要回娘家,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管家芬姨蹙眉问:“太太,您是担心……”

“我担心她和一帆……”路母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低首想了一下,管家芬姨便道:“那我们把二少爷叫回来不就行了?这样他们就不能在一起了。”

“对,对,赶快给一帆打电话,就说我不舒服,让他带我去医院检查。”路母道。

“好。”管家芬姨赶紧点头……

戴宁一路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娘家,站在哥嫂的大门前,她的鼻子就有点酸,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敲开了大门,戴母和大嫂看到戴宁又吃惊又惊喜,大哥去做工了,娘们几个好一顿唠家常。

随后,戴母陪着戴宁说话,大嫂去做饭。

戴宁看了一眼大嫂的肚子,赶紧道:“大嫂,月份大了,我去做好了。”

大嫂却是笑道:“回家可是娇客,怎么能让做呢?还是我去吧,我在家里啊就没闲着过,医生都说了,多运动运动好生!”

闻言,戴宁却是道:“可是已经八个多月了,眼看着就要生了,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都不知道油盐酱醋在哪里的,赶快陪着妈说说话吧,妈啊可想了!”大嫂不由分说,便推着戴宁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就去了厨房。

这时候,戴母便笑道:“大嫂啊为人爽利,做活也利索,人也实诚,哥啊有福气。”

戴宁微微一笑,在娘家才感觉到了温暖,有许多话想对妈妈说,可是有许多话又不能说,只能是报喜不报忧。

“今天怎么自己来的?一鸣呢?”说了半天之后,戴母才好奇的问。

戴宁和路一鸣结婚后,戴宁每次回娘家都是路一鸣陪着,每次回来都是夫唱妇随,路一鸣对戴宁关怀备至,羡煞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