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成年片

将支票装进包里,安暖站起身,“大哥,你今天刚回国,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就先回去了。”

“暖暖,”

时琛站起身来。

这样的眉目疏远让人难以接受,安暖清瘦的身影直直落入他温润眸底的最深处,半晌,后者道:“在我这里,从不偏袒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你和馨儿……都一样。”

话落,安暖心脏便是骤然一紧。

像被麻绳用力地绞着。

不痛,却很难受。

她知道,他在向她解释那件事。

即便,她一早就猜到他会那样做……

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从来不偏袒谁。

如同以前那个胆小怯懦的时安暖被盛气凌人的时馨儿欺负时,他总会把自己的亲生妹妹斥责一顿,然后再陪伴安慰自己一整夜。

也一如现在,远在国外出差的他知道在沧澜慈善晚会上发生的事后,便第一时间将时馨儿的丑闻风波找人撤掉。

呆呆的站在镜子前

而恰恰因为如此,安暖才会利用他出差的这段日子,对时馨儿施以手段。

只因为她不想看时琛夹在中间,处处为难。

可是——

也对,又有什么能比得过血浓于水的亲情呢?

只能说,她时安暖没有那个福分罢了……

想到这里,安暖提了口气,笑容温婉地看着面前英俊如斯的男人。

许久未见,他的脸颊瘦消了很多,“大哥,我知道,你一直都对我很好,总是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出现,去保护我,关心我,”

安暖的眼睛看向窗外,满天的繁星闪啊闪,很是好看,她轻眨了几下睫毛,说道:“在那些黑暗的日子里,你就是照亮我生命的那一缕曙光。”

“所以,我早就把你当做亲生哥哥一样来看待了。”

亲生哥哥?

话已至此,时琛也不便多说什么,从沙发扶手上拿起搭置的西装外套,他淡然一笑,“走吧,我送你。”

“好,”安暖没有拒绝,直朝门口走去。

只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出乎意料的,让人猝不及防,也防不胜防。

当潮水般的人冒然涌入,无数的闪光灯刺痛着她的双眼,快门的咔咔声落入她的耳朵时,安暖整个人都是慌乱的。

“这位小姐,经有人举报,说会所里出现不正当交易,请问你们是不是正在进行……”一位女记者挤到了人群前面,把话筒高高地举起。

“小姐,请问她刚刚说的是否属实?您知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犯法的……”

“看您的样子并不像那种人,您是因为生活所迫,所以才不得不来这里吗?”咄咄逼人的话语劈头盖脸地向她砸来。

类似于沧澜这样的灯红酒绿之地,如果要说处处都是干净的,没有人会相信。

但是,更没有一个人愿意铤而走险的去挖掘那些背地里肮脏的交易。

因为但凡出现在这里的人,个个都是有点儿背景和来头的,非富即贵。

万一扑个空,只会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但此刻不一样,有人给她们通风报信,那便是最好的开端。如果收获更多有力的证据,他们也会因此从中获利。

钱,又有谁不喜欢呢?